日本美女动画美女
在理想和現實中蹦跶

來源:岑溪供水公司

作者:蒙子奇

時間:2019-09-23

責任編輯:
編輯:張嘉佳

在相當一部分人的眼里,像我這樣在宣傳或說是在文學圈蹦跶了大半生,筆子到了手上,吹拉彈唱、嬉笑怒罵來得兩下的人,應該能混出個人樣來了。理想豐滿,現實骨感,本座與飛黃騰達卻相差十萬八千里。有人曾經問我:何不推倒重來?

在這些人眼里,我與白癡是無異的了。

浸泡在文字的小圈子里,我其實名不見經傳。為了搞出一點氣氛,我雖然喜歡搞笑,但骨子里,還是有一份質樸和單純。有沒有人關注自己,有沒有人賞識自己,其實沒想象中的重要。

拿起了筆,走進了現實,理想不管是越行越近,還是漸行漸遠,我面對眼前的一切,堅持一路前行。文學不只是語言的藝術,還是行為的藝術。選用合適的文體,選擇適合的文字和風格,去反映現實,折射人生,關注腳下的土地,感受身邊人們的喜怒哀樂,是我努力的方向。

要讓時代的每一朵浪花,都在筆下現出初心的澎湃,就得少一點無病呻吟,多一點貼近大地,時而“開河”,時而“掘井”,時代的大河就在筆下,時有深潭,時有龍穴,九曲十八彎,縱有再急的風浪,也得直面相對;展開書卷,奮筆疾書,并不是每個人都是為了升官發財,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改變命運。一段人生,一節苦旅,唯有以苦為甜,方能在思想和藝術上達到大開大合的境界。有沒有這么一個境界,定是不一樣的人生和風景。有時候,筆下的天地可以無限廣闊,有時候受到時空的限制,騰挪的空間小了,反而多了幾分爆發力。天空廣闊,可以自由而飛;空間受壓,小品一樣的人生和故事,就少了許多枝枝蔓蔓,壓縮成精華,供人細細回味。展翅飛翔和故事濃縮,各有各的高度,各有各的難。

“開河”越大,翅膀越硬,飛得越高;井掘得越深,“噴泉”越大。兩者有時也要合二為一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在我看來,傳統文化和生活就是兩口有待挖掘的深井,挖得越深,越是意趣無窮。現代文明和外來文化就好比兩張翅膀,在傳統文化精華和現代古今中外文明交合中,落了墨才能靈動起來,才能風趣起來。越是傳統的東西,越是揣摩進去,越有味道。現代文明和外來文化的浸染,則讓人感受到多彩的世界。一如畫畫,你不能只用一種色調,創作是同樣的一個道理。這樣的情景,又好比是打開了天窗,可以呼吸更清新自然的空氣。

我本平凡,自然沒有什么創作談可以深談細論。雖然如此,我仍認為,在理想和現實的中間,并沒有不可越過的屏障。在理想和現實中蹦跶慣了,可以借助想象力,緊扣讀者閱讀的心理,通過觀察、人生積累,在創作的道路上,曲折有情地堅持走下去。一千個讀者、一千個編者,有一千個哈姆雷特。同許多人一樣,我也希望能多一點上報上刊。受到刊物特點、風格、編輯喜好以及個人功力等諸多因素的制約,要提高投稿的命中率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理想和現實沖突起來了,這心思卻不能東倒西歪。現實中,有一個個填不平的深坑,一路蹦跶過來,走的路越長,就越接近理想,遠看也許它還是海市蜃樓,只要將心靈的輕舟向前劃過去,斬出了一條條水路,顛簸勞碌中,自然能夠感受到生活中不一樣的風景。

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追求和夢想。人生如戲,百味人生,有苦就有甜,有辛就有辣。浸在理想中,浸泡的時間長了,方知為人為文之不易,許多有趣的人,有趣的事,沒有活靈活現地跳到頁面上來。這就是人生和創作的撼事。許多時候,閉上眼睛都能說出來的情節、人物、情趣……硬是捉迷藏一樣,隱沒在筆底深處。多情應笑我,面對熟悉的事物和人情,我硬是動不了筆墨,進不了創作的狀態。疲憊的眼神、迷亂的思緒,在理想和現實的對峙中,容易將一個人的銳氣磨滅。

一村一寨、一酒一詩、一書一畫……都可以落到筆下。嘮生活、聊人生、論社會……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,網上網下的話題,紛亂而繁雜,黑與白、真與假,并非是陰陽相隔。在我看來,要將世間萬象落入筆端,并不是風卷殘云一般的容易。哪些東西值得關注,哪些事件值得回味,應該都是要留意的事兒。不幸的是,我們的身邊,也許還遠沒有這么開明,有趣有味的事兒,正反兩面的人兒,并不是可以隨心所欲地表達。當關注的欲望被現實按下去的時候,我想,每個寫作者都會有過心酸的感覺。確實,當你想酣暢淋漓地表達的時候,碰上不解風情的現實,一聲斷喝傳來,沉重的筆頭,一如沉重的翅膀,讓人裁剪不出真正的風味來。每當出現這樣的尷尬,不是冤家不聚頭一般的感覺,其實正是理想和現實沖突的時刻,內心就難以釋放,好長的一段時間,難以撫平傷痕。

這就是人生之無奈,這就是百味生活。

松散的日子,什么都可以不要,一支筆,一部書除外。

其實,松散的日子也有情節,想透了,看透了,就能玩出味道來。一點小錢,一壺小酒,一杯淡茶,都可讓人進入寫作的狀態。本座一無所長,吃的是百家飯,穿的是百家衣,唯有這一支筆,沒了百家之長。行行走走,中間穿插一點閱讀,這樣的人生,其實也沒什么不好。冥冥中,也許我們還看不清來時的路。《水滸傳》中的人肉包子,本座是吃不下的,我啃的是枝頭春,品的是清平樂,唱的是大風歌。

在我的文學實踐中,曾經生活過的小山村就是創作的圓心,小城風情風物就是半徑,小城和山村地理上相距不遠,有意無意中,山村和小城,都會闖入視野。這個體量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。許多時候,思緒也是在城鄉之間挪來挪去,高速公路和鐵路的延伸,城鄉一體化融合的趨勢,已是指日可待。這個素材適合于小說,那個素材合體于詩歌,在詩和小說之間,散文并沒有因為難以出彩而退后。涉獵過不同的文體創作之后,初心并沒有被發達的網絡淹沒掉。

寫作是一個相對孤獨的過程,文字的版圖中,擠身進去,找到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其實并沒有那么的要緊。假如現實中沒有虛位以待的情景,那就繼續在城鄉中漂移,在星際中穿越,百味人生,筆底吐花,走出現實的圍城,理想說不定就出現在人生的最高處。

在理想和現實中蹦跶,筆墨人生,就隱沒在百花深處。

紀檢監察是黨的紀律檢查機關和政府的監察部門行使的兩種職能。
“反腐倡廉促發展,改革創新當先鋒”
“黨性強、品行端、業務精、作風正”

來信請寄:廣西農村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紀檢監察部
郵編:530023
舉報電話:0771-6769692
郵箱舉報:[email protected]
日本美女动画美女 18选7的中奖条件 fg美人捕鱼攻略 淘宝快3预测 福建22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北京赛车pk拾计划软件 北京赛车pk10直播非常感谢 国标麻将理论最大番数 有谁知道六合怎么杀平码 福建微乐麻将 6肖中特三期必开一期 快乐飞艇是官方彩吗 只停留在工作就是赚钱 浙商理财投资公司 博码堂平特论坛 贵州快3玩法及开奖直播视频